欢迎访问杜德配资  www.ddpz88.com  |  财富热线: 400-6973-788
    • 媒体新闻

    华道股份IPO:客户真实性存疑

    发布时间:2022/9/23 13:53:00

    解奥 吴桐

    当一家公司的大客户、供应商、委托加工方的参保人数均是0,其财务真实性几何?

    8月11日,苏州华道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道股份”)创业板IPO获证监会受理,主营业务为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和新材料等精细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拟登陆创业板,保荐机构华泰证券。

    2019-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华道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5亿元、3.46亿元、3.4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77.17万元、5936.38万元、6380.77万元。

    在报告期内,华道股份的前五大客户、前五大供应商乃至细细挑选的委托加工都出现了参保人数是0的“空壳公司”,实控人与公司发生大额拆借,甚至还向小贷公司借款。并且产能数据混乱不清,信息披露真实性存疑。

    客户供应商大幅重叠,惊现多家“空壳公司”

    报告期内,华道股份多个客户与供应商大幅重叠,且不乏同年向一家公司买进、卖出同一种产品的情形。

    2018-2021年度华道股份客户与供应商大幅重叠情况分别发生9家、7家、5家和2家。

    其中,苏州金忠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忠化工”)同时成为了华道股份前五大大客户与主要供应商。2018-2021年,金忠化工分别为华道股份第二、第一、第三和第二大客户,当年销售金额分别为2626.01万元、3174.96万元、2331.87万元和4614.91万元;2018、2019年,金忠化工分别为华道股份第五大、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依次为930.87万元、1568.94万元。

    招股书解释,报告期内,公司客户与供应商重叠主要原因有贸易商原因、临时借调、零星采购辅料、竞争者原因和疫情影响。因为竞争者原因,2019年发行人对苏州金忠化工有限公司销售苯磺酰氯等金额3174.96万元,向其采购苯磺酰氯等金额1568.94万元。

    然而据工商年报显示,2018-2021年,金忠化工的参保人数分别为3人、3人、3人、0人。

    2020年7月,金忠化工“因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在依法履职过程中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依据《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第九条之规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被苏州市相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参保0人的空壳,登记地址找不到真实公司,如何与华道股份发生数千万元的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华道股份还存在多家刚刚成立、注册金额极小但销售占比又很高的客户。

    如2019年华道股份第二大客户为河南鑫瑞达新材料有限公司,当年销售金额为3114.51万元,占当期销售收入13.23%,据工商信息数据显示,其成立时间为2019年5月7日,2019年参保人数未公布,2020、2021年参保人数均为0人。

    而以3002.65万元销售金额成为华道股份2020年第二大客户的江苏丰登作物保护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已被列为失信人。

    在华道股份的生产模式中,存在委外加工模式。2019年-2020年期间,在8-羟基喹啉铜市场需求较为旺盛、发行人8-羟基喹啉铜产品产能较小的背景下,发行人曾委托加工生产8-羟基喹啉铜。

    2019年、2020年,公司向山西江中山支付的8-羟基喹啉铜委托加工费分别为635.80万元、135.20万元,占原材料或服务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23%、 3.03%。

    据招股书宣称,华道股份2019年考察了几家潜在委外加工方的加工能力、产品质量及资信水平后才选定并委托山西江中山生产加工8- 羟基喹啉铜。

    这家山西江中山,2019、2020年参保人数也是0。

    自产销售不过7成,招股书产能数据前后矛盾

    报告期内,华道股份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的来源主要分为自产销售和贸易销售,采用自主生产为主的模式。报告期内,该司自产销售收入分别为1.58亿元、1.76亿元和2.31亿元,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9.59%、51.57%和67.59%。贸易销售收入分别为5862.77万元、6278.56万元及2058.4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5.76%、18.43%和6.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贸易销售的意思,是将货物从供应商处原样买来再原样卖出给客户,相当于作为中间商过了一遍手。

    对此,华道股份表示,其中2019年及2020年度贸易销售收入占比较大,主要系公司8-羟基喹啉铜自有产能不能完全满足客户需求,其以贸易方式采购并分别实现销售收入3251.03万元及5786.73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为贸易销售产品之一的8-羟基喹啉铜,2019-2021年的产能为112吨/年;产量则分别为174.45吨、79.08吨、42.70吨,逐年走低;销量分别为747.68吨、817.41吨和199.05吨。

    2020年华道股份8-羟基喹啉铜的产能利用率仅70.61%,在自身产能不饱和的情况下仍然以贸易采购并销售,其理由真实性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在产销率表格中,二苯砜的2021年产能为2050吨,在现有产品产能产线分布情况中,二苯砜的现有年产能为1800吨,前后数据不一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以看到,同样是产能数据,同样的单位,同一份招股书中不同的地方出现了数据冲突,二苯砜2021年度产能就已超过了现有产能。这是华道股份对自己公司现状的掌握混乱或是华泰证券执业质量不过关?

    向供应商转贷2.7亿,实控人资金拆借

    华道股份报告期内还存在诸多财务内控不规范的问题。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华道股份存在与相关供应商签订大额采购合同将发行人的银行借款资金先支付给相关供应商,之后供应商短时间内将相关资金转回至发行人账户的情况。

    2019年、2020年,华道股份上述转贷涉及贷款金额分别为8650万元和1214万元。

    对此,华道股份表示,由于业务需求,公司有短期的大额资金需求,公司已于2020年清偿完毕上述涉及转贷行为的银行借款,之后未再发生转贷行为。公司目前有严格的《资金管理制度》,严格按照相关制度要求履行相关内部控制制度。

    此外,华道股份频现大额关联方资金拆借现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明荣为华道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直接和间接控制华道股份6403.00万股股份,占比51.22%;周培良为公司董事,持股200万份,占比1.60%。

    2018年,上述两人与华道股份发生资金拆借共4001.62万元,产生利息9.61万元。

    并且,2019年,华道股份还存在通过小贷公司等借款融资的情形,发行人因资金紧张,由刘明荣、周培良代垫上述借款融资的利息,公司已于2020年末将全部拆借本金及利息归还完毕,2021年1月1日以来与关联方未再发生资金拆借事项。

    关于财务内控规范性同样也引起了深交所重视,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华道股份说明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其他财务内控不规范情形,内控不规范情况是否构成对内控有效性的重大不利影响,整改后的内控是否已合理、正常运行并有效持续进行。

    返回

京ICP备19015102号
版权所有 © 北京哲杜德科技有限公司
特别提醒: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ICP备案

全国服务热线 400-6973-788

交易日(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08:30 - 20:00
周六日:09:00 - 18:00

在线客服
QQ客服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